徐勇:新琉球史論考:兼及若干歷史地圖之考察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860 次 更新時間:2020-09-03 21:57:03

進入專題: 新琉球史  

徐勇  

   新琉球史產生于20 世紀初期的琉球人學界,是琉球歷史在滅國狀態下的研究延續。1945 年日本戰敗投降后,新琉球史的發展有如燎原之勢,在古代任官辭令書研究、航海貿易、歷史地理、諸領域陸續出現突破性的研究成果。新琉球史沖破日本官史之束縛,解析琉球文明的本源與存在,廓清古代中琉日關系歷史真相,恢復運用「琉球」、并更新充實了「沖繩」概念,全方位推進了琉球文明與歷史究。有日本本土研究者指其帶有「昂揚的沖繩民族主義」傾向,但其巨大的學術與現實意義,需要歷史學界以及社會各界給予充分的重視與研究。本文還給合若干歷史地圖的分析,對于日本官方的沖繩史觀與琉球人的新琉球史的對應問題,進行探討,敬請各位方家和關注者指正。

  

   一、近代日本官史中的琉球地位與沖繩史觀

  

   所謂近代日本官史,主要是指1868 年明治維新之后,代表日本官方政治之歷史敘事。1879 年日本滅亡琉球王國,設置沖繩縣,以之為東侵大陸與海洋南進的戰略據點。二戰后的琉球群島曾一度由美國托管,1972 年美國單方面歸還其行政權予日本。故日本官史對于古今琉球歷史以及琉日關系的描述,需要為其近代滅琉、及戰后接管琉球施政權的政策服務,自有其特殊的內容記載與敘事方式。再因其敘事方式是去除琉球而轉用沖繩之名,以之表達官方之認識與宣傳,故本文又稱之為沖繩史觀。

   古琉球以琉球群島為領屬,曾「自為一國」,獨具上千年的文明歷史。日本明治政府滅亡琉球王國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尤重視從歷史文化角度宣示其合法性。先是1872 年宣布改琉球國為琉球藩,由日皇發布詔書:「朕膺上天景命,紹萬世一系之帝祚,奄有四海,君臨八荒。今琉球近在南服,氣類相同,言文無殊,世世為薩摩之附庸!筟1] 期間面對琉球王室及其臣民的抗拒,內務大丞松田道之被任命為「處分官」,率軍警闖入琉球,發布《曉諭沖繩縣一般士族》,威脅如果不服從日本的要求,琉球人將「淪入如同美國的土人(印第安人)北海道的阿伊努等那樣的處境!筟2] 終于是在1879 年廢琉球國設置沖繩縣,將國王遷往東京,滅掉了這一具有上千年歷史的東亞島國。

   上述日皇發布的將琉球規定為「氣類相同,言文無殊,世世為薩摩之附庸」的敘述,最早地、也是集中地代表了明治維新之后的日本官史對于琉球政治地位的宣傳基調,由此而建構出官版沖繩史觀。其基本點是宣稱沖繩(琉球)歷史是日本歷史之組成部分,是為日本全國史與地方史之關系。在民族學范圍,則視沖繩人與阿依努人相同,是為日本(大和)人之分支,全面否定沖繩(琉球)人之民族個性,宣傳日本是一個單一民族國家。

   借助這樣的「氣類相同,言文無殊」的滅琉宣傳,日本政府全方位推行其社會政治領域的同化政策,操控、支配學術界的沖繩(琉球)問題研究。在琉球地域以及日本本土,出現的一批沖繩(琉球)問題專著,都在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官方史觀的支配或影響。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是島倉龍治、真境名安興共著的《沖繩一千年史》。該書在深入發掘前近代琉球歷史文化方面做出了具有影響力的研究貢獻,也表達出了「泣聽中山城外鐘」的歷史滄桑之感。但與此同時,該書棄用上千年的原本的琉球國名,轉而使用沖繩之名。著者島倉龍治在序言中明確強調:「沖繩歷來是大和民族的一個分支,從語言風俗習慣到制度文化等等,根源均與本土相同!筟3] 顯然表現出了配合日本官史的立場。

   上述沖繩史觀在戰后日本主流學界,也得以延續。1985 年在浦添市召開了日本的第36 次全國地方史學術研討會,會議的主題是討論古琉球與近現代在沖繩名目之下的諸多問題。兩年後出版的論文集,書名兼用了“琉球・沖縄”兩個概念,由日本全國地方史協議會會長兒玉幸多作序,強調:「沖繩縣即便在日本全國範圍來看,也保有極其特殊的歷史。從人類學、語言學等方向看,一方面是為日本人的一個分支,但也同時保留下來了極鮮明的地方特色!筟4] 明確堅持了沖繩(琉球)人是日本人分支、沖繩(琉球)史是為日本地方史的官方史觀。

   日本官方還將沖繩史觀推向國際,并在媒體及學術各界與中國學界的不同論述展開宣傳。中國曾經是前近代的琉球研究大國,近代以來由于特殊歷史因素陷入停滯。新世紀以來、特別是隨著釣魚島等海洋問題的拉動,琉球研究重新受到重視。在2006 年開始的中日共同歷史研究,經由中方代表提議獲得雙方認同,琉球成為共同的議題之一。

   中方報告書的基本點,是在總結新世紀的大陸學者「琉球地位未定論」基礎上,[5] 強調日本「琉球處分」之時,「琉球自為一國」是為當時國際外交界共識。清廷沒有承認日本以吞并琉球,琉球王室拒絕承認日本的吞并,反對日本暴力侵占的運動一直都是存在的。日本通過馬關條約割占臺灣,最終鞏固了對于琉球群島的統治。

   與中方報告書相對應,日方提出「沖繩或琉球原本同屬日清兩國」。1609 年薩摩侵略之后,日本實際控制了琉球。明確肯定1879 年的滅琉:「日本雖然慎重但非常堅決地推動了琉球處分。對此琉球雖然進行了抵抗,但是這種抵抗是以琉球的統治階級為中心的,對民眾而言,與薩摩控制的前近代相比,琉球處分顯然是朝著更好的方向變化。而清朝則處于劣勢,逐漸接受了日本的主張。不過這一問題直到甲午戰爭爆發才最終得以解決!筟6]

   日方報告書對于琉球國的本源、和中世紀琉日關系問題等基礎性問題,也有描述。針對《隋書》以降中琉日各方大量的歷史記載,報告書卻強調琉球稱謂「是14 世紀明朝為對付倭寇敦促當時的中山王朝貢,作為回禮賜予的國號」。再是對于琉球的歸屬問題,報告書一方面指出「自17 世紀以來,實際統治琉球王國的是薩摩藩」。同時強調「沖繩(琉球)」的命運「只有成為清朝的一部分或者成為日本的一部分,再者就是獨立這三個選擇」。雖然有琉球士族的巨大抵抗,而歸屬日本是當時的必然選項等等。[7] 基于兩國政府的共同協議之官史性質,日方研究報告書對于琉球問題的描述,是值得繼續研究與討論的近代日本沖繩史觀的新表述。

   綜上,對于近代日本官史的沖繩史觀可以歸納出如下特征:

   第一、以沖繩概念替代琉球概念,構建代表日本官方滅琉所需的沖繩史觀,淡化古琉球的國家存在及其在歷史文化等多方面影響力。

   第二、以肯定琉球處分、宣傳日本統治琉球的合法性為基調,將沖繩(琉球)史當作日本全國史中之地域、地區史;否定琉球族的存在,強調沖繩(琉球)人就是日本(大和)人,或強調沖繩(琉球)人是為大和人之一分支。

   第三、在不同程度上與日本政府推行的合并與同化琉球政策相吻合,并為其日本是單一民族國家的宣傳服務。

  

   二、新琉球史的提出與發展

  

   「新琉球史」一語出自上世紀末當地的學術論著。在1879 年日本占領并推行殖民主義的同化政策過程中,不甘滅國的琉球學人致力于保存、發掘、整理琉球的歷史與文化,先后推出了與日本官方史觀不同的研究成果,逐步累積、成長為當今高度發展的新琉球史!感铝鹎蚴贰勾淼氖橇鹎蛉说臍v史認識,和近代日本官方的沖繩史觀具有對應的逆反關系。

   新琉球史也是前近代琉球人、或琉球王國史觀的必然延續。據現今中、琉、日多方史料文獻考察,琉球群島上的作為獨立國家的存在,已經有一千多年歷史。琉球人對于自身歷史及其和日本方面的關系,也擁有體量龐大、內容周全、觀點明確的記載,其中包括作為國史的、成書于17 世紀的《中山世鑒》和18 世紀的《中山世譜》等重要史籍。

   作為前近代琉球人的自我身份認同,其簡潔表述,可見于1458 年尚氏王朝的萬國津梁鐘銘文:「琉球國者,南海勝地也。鐘三韓之秀,以大明為輔車,以日域為唇齒,在此二中間涌出之蓬萊島也。以舟楫為萬國之津梁,異產至寶充滿十方剎」。[8] 高度概括了琉球國的「萬國津梁」地位,與中日之間的「輔車」、「唇齒」關系,充分表現了古琉球人的自豪感與自信心。該鐘實物有存現在的沖繩縣博物館,銘文被錄入屏風陳設于現沖繩縣廳,是為琉球人自我身份認同的代表性表述。

   在日本滅琉之后,被公認為最有代表性的學人,主要有伊波普猷、真境名安興、東恩納寛惇等學者。其中作為民俗學、社會學家伊波普猷在整理琉球語言、歌謠,以及社會文化歷史研究諸領域,著作甚多。1911 年出版《古琉球》,影響巨大。近年在巖波文庫再版的《古琉球》封面上,印有推薦評價「沖繩學建立的紀念碑式的作品」。該書是以琉球二字為中心展開的。第一篇題名為〈琉球人的祖先〉,第二篇名〈琉球史的趨勢〉,其后標題冠有「琉球」的、包括琉球神話、琉球京劇、琉球語言等13 篇,占全書42 篇約1 / 3。至于標題冠名「沖繩」二字的,共有三篇,都是批評性地解析“琉球處分”前后的社會政治文化風貌。其中尤值得關注的是〈沖繩人的最大缺點〉,從人類學、民族身份辨識角度,對于政治變革造成的“沖繩人”的性格心理,作出了深刻的剖析。伊波尖銳地批評「沖繩人的最大缺點」即為「忘恩」,是「予我食者即我主也」。伊波指出,沖繩人的這一缺點和人種、語言、風俗習慣都沒有關系,而是由「自古以來主權者更迭頻繁」造成的,并具體指出,是琉球人「長期夾在日、中兩帝國之間生存」的結果。[9] 在另一篇談話中指出:「琉球的歷史絕不是名譽的歷史,而是屈辱的歷史。然而,過去的已經不可追回,今后能做的就是扎實地自我革新,書寫沖繩史的嶄新的一頁!筟10] 伊波對于琉球歷史上遭受侵略之痛,顯然是刻骨銘心。

   伊波身處滅國環境,明確解析日本官史之沖繩用語,堅持琉球話語立場,并以之出版多部以琉球為題名的學術專著。這是不可輕忽的事實。不過伊波著作中,對于日本政府1879 年的琉球處分,也有描述為「民族解放」,又有「在明治初年的國民的統一的結果,半死的琉球王國滅亡了,琉球民族將獲得蘇生」。[11] 如何評判伊波對于琉日關系的上述看法,研究者論斷不一。日本官史方面,多宣傳伊波是認同日本的占領與控制。但是通觀其主要論著,伊波并不認同日本的占領,相反是認為琉球滅國是一種屈辱,對于日本政府通過設置沖繩縣、以沖繩之名替代琉球古稱以湮滅琉球文化的做法,始終持反對立場。伊波在學術上認同琉球人與日本人是「同源同祖」,但是指出各有文化歷史特征是并立而非從屬關系。伊波是希望在已定的日本占領條件下,全力發展并更新琉球文化。

   所以,比屋根照夫指出,伊波思想的核心是拒絕「同化、一體化」,全力「發展極度被壓抑的琉球歷史文化,提倡『個性』論,藉此以描述出自立、自治之道」。[12] 伊波可以說是在日本抹殺琉球歷史、壓抑琉球文化的環境中,首創「新琉球史」的開拓者,其名著《古琉球》是為「新琉球史」之早期代表著。

   伊波著作中的一些含蓄的、或類似于矛盾的論述,是滅國條件下的琉球人學者無法解決的課題。正面厘清琉球人與日本人關系問題,這也是有待于新琉球史以突破日本官史,所需解決的焦點問題之一。而這只能待到打破日本軍國主義體制的戰后,才能逐步解決這一問題。

   在戰后美軍占領與托管時期,1950 年琉球大學、1958 年沖繩短期大學(后來的沖繩大學)先后成立,立足于本土的學術研究隊伍不斷擴大,不斷地推進著學術與社會各界對于琉球歷史文化的重新認識。在50 年代初有金城朝永指出:前近代的江戶時期的「沖繩人既不是中國人、也不是日本人,而是不屬于任何一方的、有著正式裝扮的一個民族『琉球人』」。[13] 確認了琉球人并非大和族日本人的分支,而是獨立的琉球人、或琉球民族。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新琉球史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fetgub.tw),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世界史
本文鏈接:http://www.fetgub.tw/data/122741.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etgub.tw)。

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广东快乐10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