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崇勝:制度改革與制度定型:改革開放40年后中國制度發展的雙重合奏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30 次 更新時間:2020-09-02 09:54:37

進入專題: 制度改革   制度定型   改革開放40年  

虞崇勝 (進入專欄)  

   作者簡介:虞崇勝(1952- ),男,湖北黃石人,華中科技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從事中國政治與政府、政治文明與政治發展研究(湖北 武漢 430074)。

   內容提要:在改革開放進入“不惑之年”前后,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歷史任務悄然提上執政黨的議事日程。從制度機理來說,制度定型與制度改革如影隨形,只要是制度改革,自然會提出制度定型問題。就二者關系而言,制度改革是制度定型的前提條件,制度定型是制度改革的重要目標。因此,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后半程,必須準確把握制度改革與制度定型的關系,既不能因為制度改革是制度發展的主旋律而忽視制度定型,也不能因為推動制度定型而擱置制度改革,而要按照制度發展的內在要求推進制度改革與制度定型的雙重合奏。而且,還應明確,無論是制度定型還是制度改革,都只是制度發展的過程,而不是制度發展的最終目標,制度改革和制度定型的終極目標是要提升制度秉賦,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和發展。

   關 鍵 詞:制度改革/制度定型/制度發展/制度秉賦

   標題注釋: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專項“推動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研究”(18VSJ025)

   在中國改革開放進入“不惑之年”后,一個重要的歷史任務擺在執政黨和全體人民面前——“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為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為人民幸福安康、為社會和諧穩定、為國家長治久安提供一整套更完備、更穩定、更管用的制度體系”[1]。

   然而,推動社會主義制度成熟和定型是一項前無古人的事業,馬克思主義理論中沒有現成方案,其他社會主義國家中也沒有成功經驗,資本主義國家的經驗不能簡單照搬,特別是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制度定型與制度改革有著十分密切的關系,離開制度改革空談制度定型,將使制度定型成為無源之水。因此,在積極推動制度定型的同時,必須徹底廓清制度定型與制度改革的關系,精準把握制度定型和制度改革的雙重邏輯,切勿犯急躁冒進和消極等待的方向性錯誤。

  

   一、制度定型悄然進入執政黨的議事日程

   毫無疑問,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改革開放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主旋律。伴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化,自然會提出制度定型的問題。從制度機理來說,制度定型與制度改革如影隨形,只要是制度改革,自然會有制度定型問題。就二者關系而言,制度改革是制度定型的前提條件,制度定型是制度改革的奮斗目標。因此,隨著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深化改革的推進,制度定型的目標必然隨之出現。

   1992年,正值中國改革開放向縱深發展之際,鄧小平在“視察南方談話”中首次提出:“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時間,我們才會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盵2]372在這里,鄧小平在改革開放十余年后,及時地為中國共產黨執政興國提出一個新命題:社會主義制度成熟和定型。不過,這個新命題雖然已經提出,但當年只是一種預測,并沒有制定實現這一目標的具體路徑。

   2012年11月8日,胡錦濤同志在黨的十八大報告中根據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客觀要求,及時做出發展戰略調整,提出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不失時機深化重要領域改革,“堅決破除一切妨礙科學發展的思想觀念和體制機制弊端,構建系統完備、科學規范、運行有效的制度體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3]。這是在改革開放取得重大成就的歷史條件下,黨中央領導集體做出的重大部署,意味著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成熟和定型的歷史任務,被正式提上執政黨的議事日程。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充分認識到中國改革開放所面臨的機遇和挑戰,不斷校正制度成熟與制度定型的時限和方向。根據黨的十八大的部署,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確定:到2020年,“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取得決定性成果,完成本決定提出的改革任務,形成系統完備、科學規范、運行有效的制度體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4]。2013年11月12日和2014年2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分別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和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專題研討班上強調:“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項重大歷史任務,就是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彼結合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實際,對如何促進制度成熟和定型做出具體部署,要求全黨同志“適應國家現代化總進程,提高黨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水平,提高國家機構履職能力,提高人民群眾依法管理國家事務、經濟社會文化事務、自身事務的能力,實現黨、國家、社會各項事務治理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不斷提高運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有效治理國家的能力”[1]。

   由上可知,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前后,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圍繞著如何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個主題,針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還不夠成熟和定型的現狀,適時地做出了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成熟和定型的戰略部署。從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業來說,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發展進程中的重大戰略調整,它不但要求將制度改革與制度定型結合起來,而且要求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轉化為切實有效的治理效能,其目的是借助全面深化改革這個平臺,優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體系,提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秉賦,從而為黨和國家的長治久安、人民的幸福安康提供根本的制度保障。

  

   二、制度改革仍然是中國全面深化改革的主旋律

   黨中央明確提出“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歷史任務后,立即得到了理論界和社會各界的熱烈響應,人們從不同側面和角度闡釋論證“制度定型”這一命題的深遠意義和科學內涵。

   2016年8月10日,《光明日報》發表記者張雁與張卓元、常修澤、遲福林、張占斌等四位專家的訪談對話。訪談圍繞“如何進一步推進全面深化改革,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這個中心問題展開,具體討論了全面深化改革與制度成熟定型的關系問題。

   關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意義,張卓元認為,全面深化改革“是中國30多年漸進式改革邏輯發展的必然結果”。進入新世紀后,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逐步完善和經濟的持續快速增長,中國的改革開放進入了一個嶄新階段。同時,全面深化改革也是1978年“從農村改革起步不斷深化和發展的必然選擇”,農村改革需要其他與之配套。因此,全面深化改革“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逐步建成富強文明民主法治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必然選擇”。

   關于中國的制度優勢,遲福林根據改革開放40年的經驗,將其概括為四個方面:一是注重全面協調發展,注重彌補結構性短板;二是制度設計上有一個中長期的規劃,不回避發展面臨的深層次結構性矛盾;三是有一個改革的頂層協調和統籌推進機制,以實現結構性改革的突破和優化。他認為,要保持這些制度優勢,關鍵在于堅持改革不動搖!爸灰懈母锏囊庾R,有開放心態,有打破利益掣肘的決心和勇氣,我們的制度優勢就能夠繼續保持下去!背P逎梢舱J為,對于我們的制度優勢,“不能用凝滯、僵化的觀點來看待,而應用運動、變革的觀點來審視”。社會主義社會本身就是一個不斷變革的社會,之所以能夠不斷變革,“固然有外在因素起作用,但決定因素還是制度內在的屬性和內在的力量”。

   關于制度定型的基本原則,遲福林提出三條原則:一是堅持以人為本,把人的發展放在首要位置;二是制度要有彈性,要有可改革的空間;三是真正全面調動各方面積極性,實現激勵相容。張占斌則認為,全面深化改革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和發展,“必須堅持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和理論自信,充分發揮人民的主人翁精神”。常修澤根據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認為在中國建立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需要遵循一些基本的思維或原則,要“把人的發展作為建立制度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要“立足于我國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要“堅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要“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防止單打一或顧此失彼,要以‘海納百川’的精神,尋求每一項體制的包容性”。

   2017年3月3日,《社會科學報》會同上海政治學會組織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歷史學等學科的專家學者圍繞“通往制度成熟和制度定型的路徑選擇”展開討論。與會專家一致認為,自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提出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歷史任務后,制度成熟和制度定型正式進入黨的文件,成為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民的一項莊嚴政治承諾!把猿霰匦,時不我待”。隨著全面深化改革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法律、反腐等各條戰線上全面推進,有必要對制度成熟和定型的標志、條件、困難和前景做出描畫。

   關于制度成熟的標志,與會專家指出,制度成熟和制度定型首先是一個觀念問題,涉及意識形態共識。因為,所謂“成熟”和“定型”首先意味著制度發展要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模式,這個目標模式不但要得到廣泛認同,而且“其價值歸宿和制度形態還要有有說服力的論證”。復旦大學陳明明教授認為,制度的成熟和穩定,最重要的是人們能達成制度共識,“當人們不再批評制度的基本原理,只是對制度的某些形式存在爭議,那么就可以說是有了基本的制度共識”。

   關于制度定型的意義,學者型官員燕爽表示,1992年的時候,鄧小平強調中國改革開放要摸著石頭過河,將制度定型問題暫時擱置,“但留下了一個三十年的時間窗口”。近三十年來,中國發生了滄桑巨變,改革和發展都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對此應該做出系統總結,“究竟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什么能夠留下來?什么不能留下來?”這些問題已然擺在中國領導人和知識分子面前,“中國從1978年開始轉型,轉到什么時候定型?有責任感的政治家和知識分子不能回避這個問題”。

   應該說,上述討論對于準確把握全面深化改革與推進制度定型的關系有著重要啟發意義,其中關于如何保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和制度定型的基本原則以及通過深化改革推進制度定型的建議,具有很高的理論境界和很強的現實操作性。

   進入2018年,隨著改革開放40周年的臨近,理論界關于深化改革與制度定型的討論越來越多。先是楊光斌在《建設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的文章中提出,對于一個已經改革了40年、利益關系盤根錯節的巨型國家而言,能夠進行如此深刻的變革,非有強烈使命感的權威領袖所不能為。文章認為,建設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正當其時,“這是一項終結歷史終結論而又必將書寫新歷史的偉大工程”[5]。

   緊接著,桑玉成在《促進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一文中,充分肯定了制度成熟定型的重要意義,并提出通過不斷進行科學的制度設計和制度創新,促進制度的成熟和定型,具體路徑包括“提高制度意識”“推進制度創新”“確保制度權威”[6]。

   隨后,黃琦在《促進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深化改革與制度創新有機結合》一文中探討了制度定型與制度改革關系。文章指出,改革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中國制度的完善和發展,必將從持續的改革創新中獲得不竭動力。在全面深化改革進程中,“中國共產黨人堅持制度自信和改革創新有機統一,在始終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根本制度和基本制度的基礎上,堅決破除影響經濟社會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有力推動中國制度的自我完善和發展”[7]。

正值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40年之際,著名學者許成鋼在《“中國奇跡”與制度基因》一文中指出,(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虞崇勝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制度改革   制度定型   改革開放40年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fetgub.tw),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中國政治
本文鏈接:http://www.fetgub.tw/data/122728.html
文章來源:《行政論壇》2019年第5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广东快乐10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