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啟恒:1994.04.20中國接入互聯網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766 次 更新時間:2020-08-31 20:23:13

進入專題: 互聯網   計算機  

胡啟恒  

   中標國內首個示范網絡項目

   中國早期接入互聯網的時候,我是中國科協的副主席。當時計算機學會掛靠在計算所,而計算所的上級是科學院,我是主管這個領域的。當時的院長讓我做計算機學會的理事長,說這個學會很重要,又掛靠在科學院,勉為其難你也得做。

   1989 年 8 月 26 日,經過國家計委組織的世界銀行貸款“NCFC”①項目(中國國家計算機與網絡設施)論證評標組的論證,中國科學院被確定為該項目的實施單位。同年 11 月組成了“NCFC”聯合設計組,這是國內第一個示范網絡。

   在招標、評標的時候,我主管的學科院高技術研究與發展局組織了很多的人,關起門來干了很長時間,他們很努力、很辛苦。我們的標書、答辯只比清華和北大多了 0.7 分。當時我很緊張,現在講究關系,這 0.7 分很容易地就被人家抹掉了。我就趕緊去找計委的副主任張壽。②我說張壽同志,我們這個招標可是在計委正式的主持下進行的,這個招標分數算不算?張壽說你放心,分數面前人人平等,我要是講人情什么的,我講不過來,你們一個一個的都有人情、都有背景,我跟誰講去。有了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我當時是 NCFC 項目管委會主持人。管委會的組成,是計委和科學院協商的;叵肫饋,我還要感謝當時教委的領導。我們牽頭,清華、北大肯定是非常不服氣的,我都看得出來,就差0.7 分,憑什么你們科學院牽頭?在這種情況下,我的想法是一定要把大家團結在一起,千萬不能打架。作為科學院,我們一定得承認他們的強大,承認他們的優秀,雖然科學院領先了,但是我對他們非常尊敬,一個一個的去拜訪。在成立NCFC 管委會之前,我拜訪過教委主任朱開軒,③ 他對我說:“你放心,我們的學校沒有中標,他們的心情確實不好,但我們會顧全大局,一定會尊重牽頭單位。你們的責任很大,要對國家計委負責,要對世行這筆貸款負責,所以你放手干,管委會決定了就干,不必事事來教委匯報!边@個項目本來是跨部門的項目,是科學院和教委兩個正部級單位之間的事情,要討論 NCFC 的工作怎么做、錢怎么用等,如果要在兩個部門之間扯皮太困難、效率太低。所以,朱開軒主任授權NCFC 管委會來決定跟這個項目有關的事情,這對我們牽頭單位是最大的支持。

   然后,我又去拜訪了兩個大學的副校長,清華大學參加管委會的是梁尤能④副校長,他說,你不要有顧慮,雖然我們的技術隊伍很不服氣,但是我們一定會在管委會里團結合作,大家一定要把這任務搞好。梁校長這樣的表態,我就放心了。所以后來 NCFC 工作一直非常順利,大家團結合作,非常愉快,沒有任何的矛盾、沖突、摩擦。很多事情有不同的意見,但是我們都能夠擺在桌面上公開討論,錢怎么用,都向大家報告。

   NCFC 項目如果是學校主導的話,我想我也會來做這件事,因為當時科技界對互聯網要求確實非常迫切。像我們科學院的高能物理所,跟西歐核子研究中心(CERN)有高能物理方面的合作。正負電子對撞機,北京譜儀⑤記錄下來的數據是海量的,雙邊要交換這些數據,怎么傳遞呢?都用 X.25 ⑥那個包交換,等于是一種打長途電話的費用,貴得不得了,給他們的那些科研經費,差不多都交了郵電部的電話費了。所以他們的要求非常迫切,一定要采用計算機直接聯網。

   1993 年國家計委下達的國家示范網絡任務基本上完成了,清華、北大校園網,還有科學院中關村地區的 40 幾個所,這三個校園網都完成,主干網也連上了,就在等候驗收了。

   自籌資金 · 游說美國 · 接通互聯網

   NCFC 項目有 420 萬美元世行貸款,是計委向世行借的錢,另外 500 萬人民幣是計委匹配的,加在一塊有 5000 萬人民幣。這在當時是個很大的數目。

   那時計委接到很多的報告,包括科學院、清華、北大,還有很多學校,都提出要購買超級計算機。計委考慮都買不行啊,干脆我們出錢,跟世行借錢,買一個大機器,然后大家都聯網,來共用這個機器,大家都聯成網,連到一個計算中心。當時的任務書里并沒有考慮接入互聯網。

   但是由于巴黎統籌會①不肯賣給我們高性能的計算機,而我們的技術隊伍不能停下來等著做工程,怎么辦呢,能不能用國際聯網來解決?國家計委、國家科委、自然科學基金會、科學院我是代表,還有一個局的代表,兩個學校,總共 6個方面的十來個人一起討論,大家一致同意應該國際聯網。

   可是任務書里沒有涉及國際互聯網,就得自己拿錢,因為任務經費是不能動的?莆募綇蜕鹃L②說可以出,大概 300 萬,自然科學基金會的代表師昌緒③先生(后來換成了陳佳洱④先生),表示可以匹配,大約是 200 萬。我就說,剩下不夠的由科學院兜底。

   接著就去跟郵電部商量,首先是國際互聯網這條線要郵電部的衛星通信線提供,這條線是通過北京郊區的一個天線傳到衛星上,再傳到美國,那時還沒有海底光纜。我找朱高峰⑤副部長談了兩次,說這個國際聯網是國務院批準的,我們又不盈利,租用信道不能要那么多錢。朱高峰副部長還是很開明的,為我們破例開放了。

   聯網的事在美國遇到了障礙,我們找了很多人,包括美國科學院的副院長,我給他寫了信要他幫忙。他說已經盡了很大努力。美國自然科學基金會下面管網絡國際合作的斯蒂芬 •戈德斯坦⑥來信也說,“已經做了很多的努力,但是確實有一些技術以外的障礙,所以我們還在努力!比绻绹鴮ξ覀兒荛_放,讓我們直接進入,也就不用報批,現在這事情卡在技術以外的障礙上,要是和美國官方交涉,沒有政府做后盾不行,我就跟周光召⑦院長提出,科學院要趕緊給國務院起草了一個報告,強調互聯網是科技進步和國際合作不可少的。

   恰好就在我 4 月 10 號去美國之前,主管科技的國務委員宋健的批文來了,鄒家華也批了意見,還有其他一些領導。我要利用赴美開會以外的時間,去辦這件事。先是找了自然科學基金會的主任尼爾 • 萊恩,⑧他說這個事要找斯蒂芬 • 沃夫,⑨他是自然科學基金會管國際合作的,當時沒有在華盛頓。后來找到了斯蒂芬 • 戈德斯坦,他管網絡國際合作,當時尼爾 • 萊恩也在場。我向他介紹了我們這個 NCFC,就是兩個大學還有科學院的一些研究所的科研項目,我們有許多國際合作,需要互聯網。尼爾 • 萊恩回答說可以啊,我問需要不需要簽署一個什么文件,他說不需要。

   至于尼爾 • 萊恩為什么爽快地同意,我想可能跟當時美國互聯正處于商業化前夜有關。美國互聯網的三個階段分別由國防部、NSF 和DOC——商務部來管,1994年尼爾 • 萊恩一定知道,自然科學基金委管這個互聯網已經管不了多久了,馬上要交商務部,等到商業化后,科學院總會進來的,還不如先讓科技界的進來。

   很快,我們團隊的技術帶頭人錢華林①就告訴我:通了!這一天是 1994 年 4月 20 日。

   .CN 服務器落戶中關村

   1994年引進來以后,接著面臨的問題就是.cn設在什么地方。當然不是理所當然放在科學院,但我跟科學院的人說,要好好爭取,認真研究這個域名怎么管理,做好技術方面的準備。錢華林對國際上這些組織比較熟悉。有個APNIC,②是管亞太區分配 IP 地址的,他就出主意,把他們一個直接跟我們溝通的、管 IP 地址的人請來。我知道,.cn 服務器到底設在哪兒,最后要報告 APNIC,APNIC 才能把根服務器上面中國的 .cn 的服務器的地址、IP 地址確定下來。來的人叫戴維,他說,條件是在中國沒有人提出異議,沒人跟你搶才行。當時的互聯網管理就是這樣,非常民主,不是看有無政府批文,而是看你有沒有技術條件。

   我覺得科學院那個隊伍確實不錯,我們有條件。所以我做的另外一件事,就是把科學院的一個計算中心給重組了,使之變成一個以網絡服務為核心的所。大家商量,也都同意把這個計算中心改組,建立中國科學院的網絡信息中心CNNIC,③科學院黨組也同意這個意見。改組工作,在 1994 年到 1997 年之間就完成了,組建了一支很年輕的隊伍。我跟他們講的最重要的一條就是,這不是科學院一個隨隨便便的所,你們這個所不是以研究為核心的,而是以服務為核心,你們服務的對象就是這個網絡,是互聯網。

   這個隊伍為 .cn 管理做了很多準備,還必須要得到中國的權威們的認可。接下來,我把中國科學院網絡信息中心的準備情況,人員隊伍,為 .cn 服務器所做的技術上的準備等等,打了報告,報告給新成立的電子部中國國民經濟信息化領導小組的呂新奎,④提出要為國家來管中國的頂級域名 .cn 服務器。呂新奎親自來看了看,覺得可以,加上對科學院的信任,批復同意科學院意見。

   我還考慮到 CNNIC 來管 .cn,一定會有很多行政上的事情得協調,我提出要建立一個工作委員會,邀請一些企業、科技界、學者、政府主管部門等參加,企業主要是電信,有何德全、曲成義等學者,政府部門就請郵電部來當委員會的副主任,我擔任主任。委員會的主要工作一是溝通,二是協調關系。CNNIC 這幫年輕人很能折騰,帶頭人毛偉很有開創性,他邀請了一些法官,做了域名仲裁委員會,這是一個創舉。他沒有先去找司法部,而是先從愿意為互聯網做些事情的人開始,邀請了一個年輕的法官來參加,又找了一個年輕的法學家,然后逐步擴充,發生域名糾紛的時候,就開這個仲裁委員會。如果有糾紛,仲裁委員會一判,兩邊就不用上法院了,省了錢,也省了時間。我非常鼓勵他們干這類的事情。如果他們遇到了什么問題和障礙,工作委員會可以趕緊向郵電部報告來協調解決。后來郵電部變成信息產業部的時候,還是派人擔任 CNNIC 工作委員會的副主任。那個時候國信辦還沒成立。

   后來,中國的域名成為一個產業,大概有幾萬人就業。我現在還覺得由科學院來管,對中國比較好,得益的是中國,這跟國際上的做法是一致的。政府長期以來實行電信超前發展的政策,給互聯網的普及擴展提供了先決條件,政府對互聯網的政策在經濟領域還是很寬松的,所以能夠讓那么多民營企業就起來了。所以說到這 20 年,我覺得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政府給了這樣一個寬松的環境,這很重要;然后有這些創業的年輕人,他們是我最喜歡的、最敬佩的一群人。我們畢竟只是一個鋪墊,真正來舞臺上唱戲的是他們,如果沒有他們在舞臺上演這么精彩的戲,你這個舞臺搭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啊,能夠把互聯網在中國搞得這樣火的,不就是這些企業家嗎?

   再往后,信息產業部調整以后成了 CNNIC的領導部門。我就對毛偉說,我說你一定要主動跟他們匯報工作,不必通過科學院。后來他們就搞得很好,毛偉直接跟信息產業部匯報,他們派人來看,還提出具體意見,比如這個跟安全攸關的事情機房的安全措施還不夠,供電沒有兩路供電,沒有什么緊急應急措施,需要改造。他們關系一直很融洽,這是我感到最快樂的。

   我還想說一下我們是一個團隊,各人干好各人的事,我干的主要是上層關系協調,像保證NCFC合作單位和平共處、什么時候到美國交涉,這是該我考慮的。后來有人對我說,你做得真不錯。我說我不過是在其位謀其政,該我做的事我都好好做了,沒有因為我的糊涂而喪失時機,我該推的時候往前推了一把。這些人是互聯網進入中國的第一批見證人,親身的參與者。

后來有人說起 1987 年王運豐①的第一封電子郵件,那是當時兵器部的計算所自己需要,找到了德國 Karlsruhe 大學②的措恩③教授來幫助,發了“跨越長城、走向世界”那封郵件。(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互聯網   計算機  

本文責編:yangjiaxi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fetgub.tw),欄目:天益筆會 > 科學精神
本文鏈接:http://www.fetgub.tw/data/122708.html
文章來源:網絡空間研究. 2016年06期 第140-145頁

39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广东快乐10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