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嘉健 :心魔狀態與逆反的沖動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423 次 更新時間:2020-05-27 14:51:20

進入專題: 心魔  

呂嘉健 (進入專欄)  

  

  


   我們心理控制的努力通常產生的不只是失敗,更糟的是我們試圖控制的某種思想反而會得到加強。換句話說,當我們努力控制自己的思想時,常常經歷一種反向的逆轉:我們越試圖抑制一種思想,它就越折磨我們。

  

                                                                                                                                                               ——《社會認知》,P219

  

   “心理折磨”一詞很傳神。

  

   本文將探討:在自我強迫的心理壓迫或爭強好勝的情境下,會爆發逆反沖動心理。逆反的沖動可能呈現為心魔狀態。

  

   一、反常的小鬼:潛意識心魔狀態

  

   相信很多人都有過“懸崖暈眩感與跳崖欲望”的潛意識沖動。

  

   每當我站立在懸崖、高樓邊緣時,首先就會感覺到腿發軟,心虛脫,頭眩暈,恐懼盤旋在腹間,幾乎站立不穩的狀況。但那時候卻好像有一個聲音在耳邊慫恿道:“跳啊,跳!”或者心底里就有一種不由自主控制不住要跳下去的推力,總會害怕自己會失控,縱身消失在萬丈深淵之中。

  

   心理學家喬納森?海特用“心中反常的小鬼”來形容這種心魔的沖動。

  

   “反常的小鬼”出自愛倫坡一篇同名的短篇小說。小說里,主人公執行了一個完美的謀殺案,繼承了死者的全部遺產,靠著這筆不義之財,他過著快樂逍遙的日子。但偶爾他會想到自己今天的享樂生活是來自謀財害命的罪惡時,他就會喃喃自語:“我很安全!本瓦@樣他過了好多年平安的歲月。

  

   忽然有一天,他在喃喃自語中把習慣祈禱的句子順口改成了:

  

   “我很安全,只要我不會笨到在眾人面前說出真相!

  

   就在這一天之后,他的祈禱句就變成了新的說法,這個說法成為一個固執的念頭盤旋在腦海,糟糕的是,整天纏繞在心中的不再是“我很安全”的意念,而是“在眾人面前說出真相”的念頭。他開始變得坐立不安,越是感到恐懼,越是極力壓抑這個駭人的念頭,越是想把真相一吐為快。

  

   最后,他嚇得驚慌失措地拔腿狂跑起來,于是就引起一些人跟在后面追他,跑著跑著他突然就昏了過去。等到他恢復意識之后,別人告訴他:

  

   你剛才原原本本地說出了曾經對某人謀財害命的整個過程。

  

   “反常的小鬼”就是心魔。

  

   海特舉出很多例子,說明他自己內心經常出現“反常的小鬼”搗亂的情境,例如參加晚宴時,旁邊坐了一位他很尊敬的賓客,他心里的小鬼就會趁機作亂,拼命鼓吹他說出最不恰當的話。又例如看到別人額頭上有顆痣就想要批評,看到肥胖的人就想發出尖叫,看到美女就想說“我愛你”等等,那些都是在那些情境中突然跳進腦中的想法,如果不是每次都要反復念叨著“不要讓自己出丑”,就很難抑制得住。

  

   海特對此的解釋是:

  

   每當我們追求目標時,心理有一部分便會自動監控進度,一邊進行必要的修正或知道目標達成與否。當設定了一個心理目標時,例如要抑制去想“那顆痣”,大腦的反饋系統就會出狀況了,因為自動化處理過程會一直自我檢查:“我沒在想‘那顆痣’吧?”如果大腦一發現沒有在想“那顆痣”,“那顆痣”的念頭馬上就又跑出來。于是要花更大的力氣才能轉移注意力。最后,自動化處理過程跟控制化處理工程會花更大的力氣跟對方對抗。

  

   海特引用社會心理學家丹尼爾?韋格納的一個實驗來解釋它:

  

   在實驗中,韋格納要求被試努力不要去想某樣東西,這個“要求不去想”就成為一個念頭盤旋在被試的心中。結果被試很難辦得到:只要他們一停止壓抑那個念頭,那個念頭馬上就會排山倒海地涌入他們的腦中,這時要擺脫那些念頭就變得更加困難。

  

   海特說:

  

   “我們越想擺脫某個令人不快的念頭,這個念頭就越會陰魂不散地纏繞著我們不放!保ā断笈c騎象人》,P26,李靜瑤譯,浙江人民出版社)

  

   二、逆反心理中的心魔狀態

  

   我之前曾經研究過安娜?卡列尼娜的罪惡感心魔和其自殺之復雜的心理原因,我認為安娜通過打開了情欲之門,突然發現自己并不是以前所自信和自負的那樣高貴、優雅和端正,她的生命一下子放縱開來,她重新發現了真實的本我和自我原來是那樣的瘋狂和沒有理智。從此以后她一直陷在了嚴重的骯臟感、丑陋感、羞恥感和罪惡感之中。

  

   于是她每天都生活在一種時而放縱、時而自我譴責的矛盾心理之糾結狀態中,此即心魔狀態。她時時刻刻都在控制與放縱之間徘徊,越控制,便需要進一步的放縱來獲得釋放;越釋放,便越感到罪孽深重而需要更嚴厲的懺悔和自控。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中,她痛苦纏夾,歇斯底里,性格完全改變了。有時像一個蕩婦,有時像一個蠻不講理的潑婦,有時又回歸到優雅安寧的貴婦人狀態。最后她被“壓抑”和“瘋狂”折磨得心力枯竭了,生無可戀,投軌自盡。

  

   這就是佛教說的“心魔”,安娜被情欲心魔所惑亂,出軌之后就被另一種心魔所控制:是罪惡感、絕望感和厭惡感的心魔。

  

   海特只是提到“自動化處理過程跟控制化處理工程會花更大的力氣跟對方對抗”,但是他沒有更深入地指出,人的心魔狀態是源自潛意識的“幽暗意識”對自我控制系統不斷產生一種“逆反的沖動”所形成的惡性膨脹心境。

  

   韋格納的實驗和海特都反復提到“壓抑”和“強迫癥的做法”,弗洛伊德說:“壓抑的本質不是取消或廢棄本能的‘觀念性呈現’,而是迫使它不能進入意識,或者說,不使它成為‘意識的’(或自覺的)。即使它是無意識的,卻仍然在起作用,最終甚至會影響到‘意識’。任何一種被‘壓抑’的東西都是無意識的!保ā缎詫W與愛情心理學-無意識》,P215)

  

   這就是逆反心理中隱藏著的心魔狀態。

  

   我們的意識里充滿了被教化所鑄造的種種觀念和信念,政治正確的和符合道義論的,而我們的無意識里充滿了完全不能為我們自己所理解和所接受的“幽暗意識”。

  

   于是我們的意識便會時時與我們的無意識產生逆反沖動的運動。

  

   有些意識里的內容是我們通過反思認知而獲得的新知智性,但我們的無意識卻殘留著在青少年時期受影響的很多積淀的情感和文化記憶,于是我們的意識與無意識也會產生一種“新知智性”與“文化原型積淀”互相逆反沖動的對抗運動。

  

   舉個例子來看:

  

   我們從小至青春期被教育過很多那個時代的革命歌曲,到了今天依然耳熟能詳、脫口而出。但自從思想成熟和經過文化反思之后,我便重新批判過記憶中的那些歌曲。在我后來的意識里,我不愿意再唱那些歌曲,聽到了就想逃避,看到媒體傳播而來我就會立即刪除。

  

   然而見鬼的是:當我再散步的時候,或者在干活無聊的時候,卻總是沒頭沒腦地在腦海里忽然蹦出那些熟悉的調子和歌詞,我的意識會立即加以阻止,可是沒用,那些歌曲就像幽靈一樣在腦子里回旋,揮之不去。

  

   人的心性在過了幾十年后會出現一種青少年積淀的東西重新復蘇的現象,所以人喜歡懷舊,對過去了的故事會洗凈其苦況味道,在那親切動人的意味中重新體驗自己青春美麗的生命。

  

   于是我深深地理解了我的同齡人他們內心中那些積淀的文化之根的強大的決定作用:是那些根的經驗和情感繼續影響著他們的價值觀和信念,任何新的經験和理性都無法改變他們的集體無意識。

  

   逆反沖動是人類無法繞過去的心理動作,你刻意想要的,它就給你相反的內容;你努力想忘記的,它就會時時來提醒你不要丟掉。

  

我們總是生活在“強迫癥”中,強迫癥無時無刻無處不在,但程度不嚴重時,它只是采取逆反沖動來達至平衡。凡是強迫癥很嚴重的,就會最后形成一種心理疾病。(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呂嘉健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心魔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fetgub.tw),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fetgub.tw/data/121475.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etgub.tw)。

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广东快乐10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