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不能解決“人生該如何度過”的問題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405 次 更新時間:2020-05-18 17:18:38

進入專題: 人生  

吳萬偉  

  

   戴夫·埃利斯 著 吳萬偉 譯

  

   “人生該如何度過”的問題是很多人在正常的人生模式被打破,在危機之時提出的問題,但是,這個問題并不總是簡單地尋求一種直接了當的答案,似乎我們能從世界上讀出“正確”答案一樣。

   這種問題就像疼痛,它要求一種回應,既能分析其原因又能緩解其癥狀。學界哲學能否充分應對這個問題尚不明顯。正如澳大利亞哲學家雷蒙德·蓋塔(Raimond Gaita)暗示的那樣,這樣的問題源自我們的內心深處,源自我們的人性,我們都會聽到內心的一種對找到答案的召喚。在這點上,學界人士往往沒有抓住要點,忽略問題背后的深層含義,回答問題的時候似乎人生意義問題是需要解決的邏輯難題或者根本不值一提的假問題,或者任何時候都只能有一種解決辦法。的確,在不同時候,哲學家吉爾伯特·賴爾(Gilbert Ryle)和米克爾·伯利(Mikel Burley)等已經呼吁對學界回應這種問題的途徑做出修正,希望人們提出一種“更厚重的”或擴展的概念。但是,雖然能夠改善我們對其復雜性和多樣性的認識,這種途徑恐怕仍然無法處理人性本身帶來的那種深度。

   這種問題的人性和深度的存在不是來自提出問題的背景,而且來自問題的源頭即提問者。這些是真實的人提出的真實問題,不應該被當作訓練邏輯思維的問題或者當作研討會上的有趣話題而拋棄。如果聽見電腦在下棋時輸了一盤后詢問我們該如何生活,我會笑出聲來。但是,如果聽見妻子在丈夫死后或者兒子死后的哀嚎我們該怎么活下去,我可能會哭出聲來。雖然說出的話是一樣的,但這些問題擁有不同的形式,母親的問題包含了定性的深度,那是電腦問題所沒有的人性特征。如果我們想找到她在如此悲痛的情況下提出的這個具體問題的答案,我們就必須承認這一點。

   電腦是物品,不可能有意義地提出此類問題;相反,如果稱呼人是“物品”就是侮辱和冒犯。只有人才能在此背景下提出此類問題。我們聽到母親的話,說這里面包含了一種深度,揭露了從前隱藏在心底的東西;據說,電腦的問題并不膚淺,但它似乎沒有任何暴露此種內容的東西,就像鸚鵡學舌般重復別人教的話,沒有賦予這些話通常含義的人類背景的那種復雜性。這并不是說,電腦將來有一天不能變的有智慧有“意識”或有“情感”或人類語言所說的“隱私”;這更接近維特根斯坦所說的話,“即便獅子能說話,我們也聽不懂!

   這意味著語言采取的形式反映了說話者生活的復雜社會背景,以及我與說話者共享的類似生活形式的程度是與我能有意義地理解他說的話的相似程度。我們假設,電腦的“生命”要么是由于缺乏單一維度深度的,要么即使有深度,也是無法通過人類語言進行交流的,因為簡單地說,我們和他們的區別很大。賦予我們語言以深度的人性對于硅片或銅線來說完全是不可理解的,反過來也是如此。

   對人類條件的這種深度是我們在說人性、精神或靈魂的時候所表達的意思的一部分,任何希望質疑或探索人類條件這方面的人必須以一種可理解其深度并復制其深度的語言形式來做事。我們稱這些種類的語言是精神性的,但這種說法不應該從字面意思上去理解。它并不意味著精神、靈魂或上帝存在,也不是說為了使用這種語言,我們就必須相信它們的存在。

   有關人生意義的問題和其他類似問題常常被那些人錯誤理解了,他們迫不及待地認為這些人只是在直截了當地尋求一個客觀的、真正的答案。

   比如,請考慮無神論者用“靈魂”指代的意思,當他們反駁認知主張,當我描述奴隸制是一種摧毀靈魂的東西時,請我確認靈魂的字面意義的存在。如果無神論者要論證奴隸制不可能摧毀靈魂,因為靈魂根本就不存在,我要說,這里有一個意思是他們沒有了解到的,因為他們的理解過于從字面上解讀靈魂的含義了。如果“奴隸制是一種摧毀靈魂的東西”的命題被迫進入純粹的認知形式,它就不僅錯誤代表了我打算要說的話,它積極地阻止我說它。我想表達某些代表我擁有的體驗深度:這不是提出靈魂是否存在的隱含意義命題,它不是考察靈魂在字面意義上的存在或不存在的影響。這種對精神語言的意義被發現在認知主義者觀察的不同維度上,根本不考慮其無神論立場,這是通過我們鑲嵌一種深度維度在語言形式中的潛能而實現的,通過表達非認知過程來描述和求助于我們相互在對方身上感受到的人性意識。

   當考慮如何回答我們該如何生活的問題時,我們應該首先思考的是這問題是如何提出來的---是尋找就事論事答案的認知問題,還是對特定人生處境尤其是災難處境的非認知的精神評論?這個問題常常是在我們處于危機或絕望,鐘愛和快樂時提出的,是要表達和定義我們的人性。

  

   作者簡介:

   戴夫·埃利斯(Dave Ellis),威爾士班戈大學(Bangor University)哲學與宗教專業博士生和導師。

   譯自:Philosophy cannot resolve the question ‘How should we live?’ by Dave Ellis 

   https://aeon.co/ideas/philosophy-cannot-resolve-the-question-how-should-we-live

  

  

    進入專題: 人生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fetgub.tw),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fetgub.tw/data/121353.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etgub.tw)。

7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广东快乐10分平台